2019,再一次拥抱不确定

昆明市环保局

2019-02-26

本文来源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公众号:极客鹏友说(ID:geekpys)最近听到了一个让我有些伤感的消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IT经理世界》杂志在做了498期之后,要停刊了。

那本杂志成立于1998年,当时中国信息化热潮依旧涌动,互联网则刚刚显现。 我作为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应届毕业生,被分配去跟踪互联网这个看起来还很不起眼的小领域。 我一直感谢这本杂志给我带来了机遇,可以投身到一个如此深远地影响整个社会、也如此波澜壮阔的新进程。 2009年,我离开《IT经理世界》开始和几个伙伴创业,做了一本新的杂志叫《商业价值》。 当时我作为主编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那时候还没有移动互联网这么一个明确的提法,但我隐隐感觉手机这个东西上会诞生无数的新机会,这个领域值得我们去研究和跟踪。

只是,这个大方向里面充满了不确定,我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去具体描述它,也不知道里面遵循的是什么样的一套规则。

所以我在《商业价值》杂志写的开篇语题目就叫《拥抱不确定》,现在觉得,那时候说了一堆七七八八的逻辑,算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壮壮胆吧。 我当时不仅仅通过杂志报道去天天讲那些新兴的公司、分析移动互联网领域里的机会,也因为爱好建立了极客公园这样一个小组织。 当时的极客公园经常会在一个几十平米的地下室里举办活动,找来在移动领域探索的创业者和产品人一起切磋思考。 十年前极客公园举办活动的地下室那个最多只能坐下50人的地下室,是个神奇的地方雷军来过,王兴来过,还没想明白自己是什么的微信来过,周源也是在这里发布的知乎Beta版……那个时候,张一鸣甚至还没有找到今天的方向,属于坐在人群里听别人演讲的产品人。

当时,这些人都觉得PC互联网的流量已经见顶,而3G、4G和智能手机带来的新连接技术正在展开一个新时代。

只不过,没人能确定地看到路径,所以才需要一起边做边思考。

他们彼此观点不同,快速修正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记得雷军在跟我做完一个多小时的访谈之后,现场四五十号人里被他说服的也就不到一半;白鸦在访谈里倒是说服了很多人,但他最终做成的有赞,跟一开始他想做的产品根本不是一类东西。 正是这些对不确定的拥抱,才给了创业者创造新世界的机会,也给了移动互联网的参与者们一个建立新方法论的契机。

今天,一睁眼一闭眼,一个十年都过去了。 我们似乎又开始感受到时代的变化线上流量、用户使用时长的增长都在放缓甚至触顶,这意味着2009年后那些挖掘流量油田的上半场机遇已经日趋远去。

与此同时,资本领域过去十年来的补贴换份额,服务换流量的流量信仰,也在共享单车、无人货架等风口的困局里迅速崩塌……而另一边,过去两年来AI技术的整体进步、过去十年大连接沉淀的数据资产,以及传统产业越来越显现的效率洼地,又开始如星星之火,露出了数据信仰注定要燎原的趋势。

时代又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们还无法确定地描述它,但就像十年前一样,一些关于价值创造的新方法论必然会出现。 只不过不同的是,我们突然发现,科技创新领域这次的新篇章开启,却遭遇了迥异的经济环境。

十年前,移动互联网崛起的经济大背景整体是蓬勃向上的,从PC互联网的黄昏到移动互联网的黎明之间,那些创业创新的新生力量,就像亮丽的霓虹灯在清爽夏夜被点亮,带来了如同嘉年华般的兴奋和激动。 但是今天经济环境似乎凛冬将至,在又一次商业时代的晨昏交替之间,那些创业者的灯光在寒风中摇曳和闪烁,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画面,焦虑和悲观似乎弥漫其间。 很可能就在2019年,你会发现一些你熟知的公司不存在了,你身边的一些朋友可能忽然就失业待岗了,就连你自己的职业生涯或许也会遭遇一个平台期,因为过去几年很多年轻人薪酬和职位的快速提升,与时代红利息息相关。 时代给予的,时代也会拿走。 但下一个必然到来的新时代,一样会给予,也一样会对投身去驾驭这个新时代的人提出新的要求。 当旧规则不再起作用,意味着新规则必然有建立的机会。 十年前那些极客公园地下室聚会的参与者们,他们首先做到的一点是比别人更早地跳脱惯性,不把上一个时代的经验套用到这个时代,这是他们有机会通向更大事业的起点。

在和这些人的常年接触之中,我越来越觉得他们的与众不同不只是因为抓住了运气,真正的核心是他们一直在保持独立思考,这才会给他们接住运气的力量。 独立思考其实应该有三重含义。 第一重是要深入理解技术变化带来的产业和市场环境的变化,原来一些约定俗成、无法改变的东西往往要靠独立思考才能看到变革的契机,很多的机会都是这么出现的。 第二重含义是要对别人的思考保持独立思考。 信息流动在今天越来越容易,各种观点和分析、各种被总结的成功者的方法论、甚至是各种速食的思维提升课程遍地都有,但对于个体来说,没有哪套理论可以原封不动地套用,别人的思考是你思考的起点,但绝非你思考的终点。 真正的创新往往都源于此道。

第三重含义更加重要:那就是我们还要对历史的自己也保持独立思考,不断发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接受自己的失败,然后去启动新的进化循环。

面对时代转换的不确定时,这一点又尤为关键,因为不确定意味着很难一击即中,必须要试错,要迭代。 所以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更应该正确看待失败,甚至寻求用更高效的证伪去探寻事物本质,建立更接近规律的路径。 而对历史的自己保持客观与独立思考,迭代自己的思维,是效率最高的进化方式。 20年来我从未离开观察者的位置,深入接触过上千名创业者,我发现思考的深度与思维迭代的速度,对于他们的起伏兴衰,影响巨大。 时代是个大背景。 上一个时代是个嘉年华般的盛世,你只要入场,便会被气氛所感染,充满乐观,勇往直前。 而我们即将面对的时代,创业的浪漫主义会回归现实的价值创造,喧嚣的热情与理性的思考要各归其位,世界越来越露出了自己粗粝的一面。 悲观只是个对现实的判断,不应该是一种情绪。

任何理性的悲观,都是一种建设性的乐观,它其实比稀里糊涂的乐观对人有意义得多。

这也更符合商业的本质,更接近世界的底色。 当我们告别了上一个时代的嘉年华,来到一个寒冷冬夜般的时刻,那么接受旧时代的终结和冬天的到来,就是一种理性的悲观,同时它也会带来更符合新环境的、全新方法论的独立思考。 拍摄于Haleakala山顶不管是不是冬夜,不管2019年会更好还是更坏,新时代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

十年一个循环,我发现自己今天似乎又写下了一篇关于拥抱不确定的文章。

但十年前,我说拥抱不确定,只是在说勇气;今天我更相信,我们需要寻找到更好的方法。 而寻找的起点,来自于跳出惯性、独立思考,来自于从对抓住偶然的焦虑走向对寻找必然的探索。